第七章  双双把家还


早上杨乐为了让季乐天开心,陪着季乐天在小镇转了很久,发现者个破旧萧条的小镇着实没有什么可看的,索性开车带他去了自己居住的城市。

两个小时的路程不是很难挨,杨乐就是抱着勾引季乐天的目的,一路上没少讲笑话逗他,慢慢的季乐天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两小时不长,可是这些路程连接着的城市却如此不同,不比高速路边那个萧条的小镇,这里繁华,热闹,街上来往穿梭的人流车流,街边林立的商铺和吵闹的街头,和那个小镇找不到一点可比性。众多的关注点轻易的分散了季乐天的注意力,杨乐的目的达到了,自然心中畅快。

带着季乐天去高档餐厅,点了自己觉得不错的餐,杨乐似乎是想借此机会让季乐天看清楚他和奥多的差别,他能给的起奥多给不起的,两人的差别明显摆在这里,他相信季乐天没有理由还是死死念着奥多。

餐厅出来又带着季乐天去了自己常去的服装店,为季乐天挑了一身名贵合体的西装,季乐天自然不愿意接受着嗟来之食,杨乐却以他看不起自己为威胁逼着季乐天接受了。

两个男人能去的地方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可是两人至今还只是拉手拥抱偶尔亲亲的关系,总不能一来就去宾馆,那么猴急铁定没什么好果子杨乐心里很清楚,也就绞尽脑汁的想了很久,还是不知道该去哪里,不得已,决定还是直接向本人征求意见比较好。

“乐天,你平时都喜欢做什么,有什么兴趣什么的没有”杨乐拉住季乐天的手将他转过来面对着

“我没什么兴趣,要说兴趣,恐怕就只有喜欢看酒了”季乐天觉得莫名其妙却也没在意

知道了季乐天的喜好,杨乐心下立马有了想法,拉着季乐天塞进车里,带着他就去了较为偏远的一个酒庄。

杨乐虽说是个医生,但是说气质不如说是个流氓,可是人家还不只是个流氓,还是个雅痞,总喜欢去那些高雅有品的场合,为了炫耀也为了享受,着实是个恶趣味的人。

行车许久,总算到了目的地,开门下车,饶是极乐天再淡定也还是稍稍的被震撼到了,酒庄的门头很是气派,一楼整一层都是用天然岩石包裹,欧式气息很浓,走进去,环境很是优雅,音乐是很舒缓的萨克斯,杨乐轻车熟路的带着季乐天去了酒柜,各式各样的酒让季乐天有些应接不暇,于是从酒柜一边开始细细的看过,杨乐本来是和季乐天一起挑,看眼前的人专心的神色,也就停下了动作站在一边安静的欣赏季乐天眼中欣喜的光彩。

悠扬的音乐,空气中漂浮的醇厚酒香,错落的阳光打在季乐天的身上,杨乐觉得很享受,他不想破坏了这一刻的气氛,靠在一边揉着下巴,打量的欢快。

待到季乐天一支一支的看完酒柜上的所有种类,天色已经昏暗,直起身来才发觉自己已经看了许久,正要寻找杨乐的身影,抬眼便见靠在酒柜上戏谑的表情打量着他的杨乐,上前问道"你挑好了么"

杨乐回过神“嗯,就等你呢”

季乐天看天色就知道自己看酒的时间不短,杨乐就静静的陪着他这么久,心下有些愧疚“那你赶紧拿你挑好的酒我们走吧,天色晚了,没想到我竟然耽搁了这么久”

杨乐上前从酒柜抽出一瓶利口酒和伏特加,还有一瓶威士忌,嘴角一笑,去了收银台。

季乐天有些惊讶,杨乐拿的酒是自己看得时间最长的酒,因为年份地址色泽都很不错就多看了一会,没想到被杨乐发现了,也没想到他就这么拿去结账了,那三瓶下来也不是个小数目,季乐天很意外,他还是将两人定位在协议情人的范围,杨乐是否对自己有什么企图他并没有很在意,只是这样洒脱的行为还是让他觉得有些盛情难却,想到杨乐的个性,最终也没有阻止。

两人坐进车,杨乐将包装好的酒放在后座,发车,季乐天有些好奇的看了看后座包装精美的酒盒,忍不住问出声“这些一共得多少”

杨乐头也没有回看着倒车镜将车开出停车位“不太贵,而且我是会员,有优惠的”

季乐天不说话了,知道是问不出个究竟了。

车开进了一个高档小区,季乐天奇怪道“这里是哪儿,来这儿干什么”

杨乐一脸坦荡“这是我住的小区,我们去我家”

季乐天又惊讶了“我来你家干什么啊,我还要回去的”

杨乐转头看了一眼又回头“回去?回哪儿去,奥多那儿么”

季乐天张了张口,没话说了。看到那么刺激的一幕,季乐天还没有完全消化,还没想到用什么心态见奥多,现在说回去,确实有些没法接受,也就默认了杨乐的行为。

杨乐提着酒一步三晃的前面走着,季乐天神色茫然的后面跟着,直到进了屋,在玄关换了拖鞋,季乐天才回过神,打量了一下室内,装潢的很不错,简洁有力很时尚,客厅和餐厅的交接处有个小型酒柜,里面高高低低的摆了好些,心想杨乐原来也是个好酒之人。

坐进沙发,松了松领带,将西服上衣脱了搭在沙发背,转头看见杨乐站在打开的冰箱前,出声问“你要做饭么”

杨乐嘴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季乐天没有听清,站起身准备走近点再问

冰箱里空荡荡的,只有几瓶矿泉水和听装啤酒,没有可以当做晚餐的任何东西,季乐天笑了“你每天就靠这些过活么”

杨乐一点也不在意“我很少在家吃饭,去外面解决就好,自己做太麻烦”

季乐天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我们中午已经在餐厅吃过了,晚上就自己做的吃些什么吧,总去餐厅也没什么意思”

杨乐听出来了,高兴的说“好啊,只要你做,我随便,我就是嫌开火麻烦,你都说帮我做了我还不接受那就太不识好歹了,你说是吧”

杨乐搂着季乐天的肩拖着就往门口走,季乐天无奈,扯下领带跟着出门了。

超市里两个男人推着推车在蔬菜区挑拣不算什么特别的景象,但还是招来了几双好奇的眼睛,杨乐不在乎,季乐天没察觉,直到推车半满,两人并肩走到收银口排队。

要说厨艺,季乐天的厨艺并不算是很好,所有的厨艺都是在和奥多一起的日子里学的,很多都是照顾了奥多的口味,杨乐自然不知道这些,一心觉得季乐天肯为自己做饭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一顿平淡和谐的晚餐,让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暧昧,季乐天看看天色,觉得改回去上班了,毕竟,早上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要呆这么久,酒吧的工作他还是很喜欢的。杨乐一看季乐天一副要回去的架势,上前拉住季乐天“现在很晚了,回去还得两个多小时,肯定来不及的,要不今儿先请假吧,我帮你打电话去酒吧”

季乐天有些犹豫,可是还没等想好,杨乐已经把电话打过去了“喂你好,423酒吧是吧,我给季乐天请一天假,明天他回去照常上班,没问题吧,好的,那就这样”

季乐天愣在那儿一时无语,最后终于想起该问什么“你怎么有酒吧电话,他们同意了么你就挂了”

杨乐笑得无赖“吧台有名片盒啊,你不会不知道吧,再说,一天而已,你不在也出不了多大的事情,安心啦,要是真的被辞退,你就来这个城市好了,待遇绝对比那里好”

季乐天连忙拒绝“谢谢你的好意,那里我还是蛮喜欢的”

杨乐拖着季乐天坐在沙发,抱得死紧,“现在陪我吧”

季乐天终于无奈了。

原本杨乐的企图不止是拐带一晚而已,还想彻底把季乐天给办了,没有彻底的将对方抓在手里心里还是不安稳,但是看季乐天的态度还算是油门,也就不急在一时了,反正自己就是一流氓,关键时刻就是耍流氓也要搞定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