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草堂春睡足


卧室没有开灯,月圆之夜,天上的明月照的卧室纤毫毕现,清冷的月光给一切都铺上一层淡淡的银色。

奥多走进卧室,拖着李凌站在衣架前,伸开右手,示意李凌帮他脱衣服,李凌认命的上前,一粒一粒的解开衬衣上的纽扣,最后小心的将衣服从左手上取下,褪去牛仔裤和内裤,奥多赤脚走进洗手间,打开热水,冲李凌喊“快点哦,你得帮我洗澡,我的手不能碰水”李凌正在脱短袖,一把扯下扔地上,挠着一头凌乱的深蓝色短发,没好气的说“切,我又不是你的保姆,你还使唤上瘾了”

总算拖干净也光脚进去,奥多半边身子在淋浴头下,半边在外面没有沾湿,凑到一起淋着热水,长叹一口气“呼!真舒服”奥多只有176,李凌比奥多高出十厘米,奥多一脸惬意的样子半靠在李凌肩膀,脸上的水珠汇聚流下,奥多铁蓝色的头发顺着水流贴在脸上,闭起的眼睛上睫毛微微颤动,看着奥多渐渐泛起粉色的脸,李凌舔了舔唇,低头吻上奥多水润光亮的唇,一开始只是缓缓地摩擦,渐渐地李凌用舌尖抵开奥多的唇,舔舐着奥多的牙床,奥多也张口慢慢回应,这一吻吻得温柔缠绵,待两人相互分开喘息着,卧室传来秦岚的声音“你们两个快点洗,别这会就搞起来”奥多睁眼舔了舔唇,盯着李凌缓慢的说“是啊,这么快就等不及了么,快帮我洗澡”李凌沉默着加快手里的动作,用香皂打过两人全身,冲干净,仔细的擦干吊在奥多胸前的左手,两人裹着浴巾出了洗手间。

卧室里,站在玻璃边看夜色的秦岚手里拿着一杯“牛奶”缓慢的喝着,回头看见两人出来,灌下一口,拉过奥多将乳白的“牛奶”渡进口中,奥多尝到了辛辣的味道,看着秦岚不怀好意的表情,心下了然,勾起唇舔过秦岚的唇,转身对李凌说,“你要不要也来点”李凌只当是牛奶,看到矮桌上另一杯倒满的“牛奶”抓起就咕嘟咕嘟喝了两口,“噗!..............”李凌这才反应过来这哪是什么牛奶,分明是蛋黄酒,看着奥多和秦岚笑得奸诈,不由恼羞“你们两个,合伙骗我”奥多不客气的哈哈大笑,秦岚又喝了一大口,强行灌入李凌的口中,待到放开手,李凌的脸上已经是泛着红润,眼睛里也泛着水光,他们知道,李凌这会已经有些醉了,一杯倒来形容他一点不过分。

三人拥抱着抚摸着,倒在大床上,秦岚抽出自己的腰带,拉起李凌的双手绑在一起,李凌半推半就的嘴里不知在说些什么,奥多右手撑着,低头吻上李凌,秦岚也脱了上衣,用背心将奥多的左手绑在他的胸口,动弹不得。

李凌和奥多吻得迷糊,两手不断地在奥多身上胡乱的抚摸,秦岚从抽屉拿出安全套和润滑剂放在手边,抓过一个抱枕垫在奥多和李凌的腹部,奥多趴在抱枕,一边顺着脸颊舔向李凌的耳朵,右手顺着他的腰测摸向李凌半挺立的阴茎,缓缓抚摸,上下套弄,不多时就完全挺立。

秦岚架在奥多上方,舔舐着奥多的耳垂,双手顺着奥多的肋骨缓缓地抚摸,摸索至胸前,揉弄着露出来的乳粒,顺着腹部也摸向奥多的胯下,手下动作着,秦岚将脸埋在奥多的腰窝,缓缓顺着脊柱舔上,奥多喘息着,也加重了手下的动作,李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奥多抓过润滑剂塞向李凌开始蠕动的后穴,挤进去很多润滑剂,穴口的皱褶挂着晶莹透亮的胶状物体,奥多探进一根手指,开始转动,秦岚也拿过润滑剂挤在奥多的股沟,润滑剂在奥多的股缝慢慢化开流下,秦岚的手指抚摸上湿润的后穴,在穴口的皱褶上轻重不一的按压。

奥多感觉李凌的内部变得足够柔软湿滑,拿起套子撕开,套上自己的阴茎,秦岚用手帮奥多将套子拉至根底,也去一边找安全套开始给自己套上,给自己套好又撕开一个双手拉起奥多,套在了李凌的阴茎上,奥多将李凌的双腿环在自己腰上,龟头抵在蠕动的后穴开始缓缓进入,李凌呻吟着“啊!·······嗯,慢点,慢一些”终于整根没入,奥多长出一口气,又抓过几个抱枕塞到李凌的下腰,垫高的腰让奥多动作得更顺畅,也给李凌省了不少力气。

奥多缓缓动腰,秦岚抵在在后不动,由着奥多渐渐变大的幅度慢慢自己吞进去,直到三人紧紧的串在一起。

秦岚一直冷静且缓慢,享受着奥多带来的快感,李凌在奥多不断地动作下呻吟不断,还没到高潮,奥多却因为体力不支趴在了李凌身上,一边要顾及绑着的左手,一边承受着前后夹击的快感,着实相当费力,秦岚见奥多不动了,扶着腰缓慢有力的加大动作,卧室中只剩下人肉体拍击声和喘息声。

秦岚是个很喜欢SM的人,鉴于此时道具太少,就将食指和中指并拢插进了奥多的口中,另一手掐着腰间,直到奥多的腰间青紫一片,玩弄够奥多的舌头,抽出湿淋淋的手指压住奥多,塞进了李凌的口中,揉弄着软化的舌头,腰间开始用力,两人都被抢进的推理扯得喘息连连,李凌的口水沾湿了半边脸,湿淋淋的反射着水光,酒意和快感已经让他神志不清,绑着的双手无法动弹,腰间扭动的更加妖娆。

直到奥多发泄出,身后有力的撞击才开始加速,困倦加醉意还有身体上的乏力,很快也没了知觉。两人由着秦岚不断地摆弄折腾,直到他也满足。三人纠结的搂着睡着了。


杨乐这几天很勤快,早上七点就起床出去买早餐,算上奥多买了三份早餐,打算补偿自己心中微弱接近于无的愧疚心理。

在小镇晃悠半小时,最后提着四笼小笼包和三杯豆浆回来了。

厨房里季乐天刚起床,微湿的发梢翘起,合体的白衬衣将他的身材修饰得修长且清秀,杨乐看着眼睛一眯,不由感叹,这个男人的气质真是太让人舒服了。上前搂住正在切土司的季乐天,把小笼包和豆浆放在梳理台,暧昧的用鼻尖轻触这季乐天的侧脸,看到买来的早餐停下手上的动作,抬手去取橱柜里的盘子,杨乐趁机抚摸上露出的腰间,凑在季乐天耳边用低沉性感的声音说“乐天,昨晚睡得好么”季乐天的耳朵被温热的湿气熏染出粉红,平静的说“嗯,我睡得很好”杨乐得寸进尺的舔上耳垂轻轻咬着“可我没有睡好,怎么办”季乐天将热气腾腾的包子一只一只的摆进盘子“你想怎么样,给你买安眠药么”杨乐撒娇道“你陪我睡我就能睡好了”季乐天觉得好笑“我都不知道我还有安眠药的功能”摆好盘,豆浆倒进玻璃杯,转身招呼杨乐将盘子拿去餐桌,自己上了三楼准备去叫醒奥多。

杨乐吧盘子和杯子都摆好,老实的坐好,等待季乐天,却觉得这时间未免有些长,于是也起身上三楼。

三楼一上去,就看见站在奥多卧室门口的季乐天,准备出声叫他,等走到门口也安静了。

宽阔的大床上纠结着三具男人的身体,半盖着被子掩不住奥多和李凌身上激情的印记,地上散落着几个黏糊糊的保险套,奥多的头窝在抱枕中,睡得安稳。

心想着这家伙真厉害,手都断了还玩儿的这么疯,拉着还在发呆的季乐天下楼吃早餐。

早餐怎么吃完的,季乐天并没有什么感觉,他的脑海中始终盘旋着他看到的那一幕。他知道奥多一直很爱玩儿这些,也知道他要疯起来很不一般,但他还是难以接受明明有自己还要去找别人,杨乐也就罢了,这次直接找来两个人,示威也好,无视也罢,完全不顾自己刚断的手,想到这些,季乐天的心里闷闷的疼。

杨乐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季乐天难过的脸,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心地甚至觉得奥多太过分。不忍心看季乐天继续难过,拉着他出去散心,决定开车带季乐天去外面转一转,让他心情能好一些。


时间:17:35

奥多睁开双眼的时候,阳光已经变得温暖暧昧,艰难的坐起身检视我是,不由感叹,玩儿得有些疯,不过好在秦岚帮他稍微处理了一下,身上不是那么难受,胳膊也不是很疼。起身的动静让秦岚睁开眼“手疼么”奥多回头一笑“不是很疼,你的技术还是那么 好”秦岚的脸上露出了温暖的表情,虽然没有笑,但是个人都能看出他心情不错。“我要和你煮的咖啡,很久没喝了”奥多套上烟灰色棉麻灯笼裤,趿拉着人字拖下楼了。

看到餐桌上的的包子和豆浆,奥多一愣神,没有再想,拉出柜子里的咖啡豆,斟酌好分量放进机器等着打磨。靠着梳理台闻着咖啡的香味,伸展右手扭了扭脖子,精神抖擞了。等豆浆喝包子解决完,咖啡也好了。倒了三杯咖啡,摆在小托盘上单手端着上楼,香味飘遍了楼中的空气。

秦岚接过咖啡慢慢喝“这次是怎么回事”

奥多也拿着一杯卡位放在鼻下闻着“什么怎么回事”

“早上进来的那两个人”秦岚表情还是没有变化

“啊,你说他们啊,暂住我这里的朋友而已”奥多一脸无辜的看了看秦岚

秦岚笑“只是朋友么,他们可是被你刺激到了”

“不是朋友能是什么,最多是有肉体关系的朋友,被刺激到只能说明还不了解我这个人”

“你什么时候才能找个人安定下来,一直这样不累么”秦岚有些心疼奥多,两人相识时间不算短了,这些年看到奥多和很多人短暂的交往然后分开再换人,像今天这样的场景出现了不下五次,奥多是在明显的拒绝别人对他的好意,但凡有人想与奥多长久的交往下去,他就会用各种方法刺激对方直到失望离开。

奥多闻着咖啡的香气抿了一口“我安定不下来的,与其吊着别人不如一开始就让他们放弃”

秦岚不说话了

“我给不了任何人幸福,你不是也感觉到了么”奥多像是沉浸在回忆中一样缓缓说到

“幸福不是你说给不了就给不了的”

“你和李凌现在幸福么”奥多盯着秦岚的眼睛认真的问

秦岚低头思考了一会“是不是幸福我不知道,但是感觉不错”

奥多微笑“那就好,你们过得好我也就好了”

“你什么时候能为自己考虑一回,哪怕只是一回,自私不是一件坏事”秦岚皱着眉

“我有啊,我过得很好啊,只要我身边的人都过得好,那我就是好的”奥多笑得一脸灿烂

秦岚看着奥多半响,终究没有再说话。

两人无言的喝完咖啡,李凌揉着眼睛醒来了

“你们两个混蛋,又耍我,老子现在腰疼死了”

奥多一脸坏笑“谁叫你不长记性,你都上当几回了还这么好骗”

“混蛋!要不是你们我会上当么,你以为谁都骗得了本大爷么”李凌气愤地揉着乱糟糟的深蓝色短发,浅紫色的瞳孔透亮的像水晶一样

“好啦好啦,我煮咖啡给你赔罪,走,陪我洗澡”放下杯子拉过李凌走进卧室

“混蛋秦岚,你也给我进来,快给本大爷擦背赔罪”

秦岚笑得狡诈,也走进浴室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