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


杨乐与季乐天的协议达成不久,季乐天已经开始收拾房屋,准备午饭。“中午奥多会回来吃午饭,你还是先回去吧”季乐天还没有两人协议交往的自觉,杨乐一听笑“我们都要交往了你还赶我走,不打算让奥多看看你的新男友么”季乐天语塞,没有理杨乐,继续准备午饭。“记得帮我也做一份,亲爱的乐天”杨乐堂而皇之的霸占着沙发还对季乐天指手画脚,完全没有这是在别人家的自觉。


时间:12:25

饭菜出锅不久,在二楼的两人听见楼下的铁门沉重的声响,相互看了一眼,奥多回来了。

踏上二楼,看到还没走的杨乐和拿着碗筷的季乐天,神色不变,走上前坐在餐桌,招呼两人一起吃饭。两人同时愣住,回过神来慢慢围着餐桌坐好,开始安静的吃饭。

杨乐心中盘算了许久,决定开口“奥多啊,这次我打算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你能收留我么,刚忙完我想放松一段时间”奥多头也不抬的答应了,吃完放下碗筷,指着季乐天现在的卧室说,“旁边还有一件空房,还没收拾,床也有,你们自己收拾,东西问乐天,他都知道在哪里。”起身将碗筷放进水池,去沙发窝着打开电视开始看新闻。杨乐想过很多回答,但怎么也没有想到奥多就这么放心的收留了他,转头看向季乐天,季乐天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无语,继续吃饭。

饭后,季乐天很习惯的开始洗碗,杨乐凑在一边“奥多一直都是这样么?不管是谁都收留?”季乐天很淡定“是不是一直我不知道,但是我当时说要和他一起住他就是现在的这种反应,大概是谁都无所谓吧”杨乐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盯着沙发上认真看电视的奥多看了许久,忽然抓过季乐天的下巴,吻了上去,突如其来的动作季乐天被吓到,盯着杨乐的眼睛看了一会,似乎明白了他的意图就放弃了抵抗,杨乐搂着季乐天的动作越发用力,眼睛看向沙发上的奥多,厨房的动静奥多听见了,但没有在乎,可是任谁被人死死地盯着都不会舒服,转头看向厨房紧紧拥着的两人,杨乐的眼睛里满是挑衅,奥多很平静的看了一会,转头继续看电视,只是眼神没了焦点。没有收到想象中的回应,杨乐很郁闷,放开季乐天,在他耳边轻声问“奥多怎么回事,怎么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你被我怎样”季乐天叹口气看了眼岿然不动的奥多,“不要问我,虽然我们交往过,但我并不是很了解他”两人各自沉思起来,没有注意奥多已经关了点了电视上三楼去了。

等两人回过神来,奥多已经下来了,“我上班去了,乐天你帮他收拾收拾房间吧”说完就听见沉重的脚步声下了楼梯,直到铁门再次想起,季乐天一脸颓废“为什么,为什么奥多还能这么若无其事”杨乐看到季乐天脸上的表情,不知为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也许他还没意识到吧”抬手抚摸着季乐天的头发安慰着。


时间:19:30

地点:423酒吧


下班后和工友一起吃过晚饭,奥多没有回家,说白了,不想看见那两人,虽然淡定,也没规定他不能不舒服吧,于是他决定找老朋友发泄一下。

进了酒吧目不斜视的走上二楼,二楼是顾客禁止入内的,老板居住的地方,奥多是老朋友,自然没有顾忌,踹开门目不斜视的走进了酒吧老板的卧室。

李凌,深蓝的凌乱短发,186,紫色瞳孔,423酒吧的老板,讨厌喝酒。几年前和奥多鬼混过一段时间,后来被某黑社会头子相中做了禁脔,两人就成了损友,奥多不爽的时候就会来他。

昏暗的房间里弥漫着情欲的余味和香烟味,奥多上千拉开捂得严实的窗帘,把窗户全部打开,一脚踹上窝在被窝里睡得正香的李凌。一脚踹下去李凌只是翻了身发出几声无意义的声音继续睡觉,奥多不爽了,掀开被子居高临下的盯着李凌,饶是粗神经的李凌也感觉到了那仿佛实质的视线,终于睁开了眼睛,看清是奥多立马翻身坐起“怎么是你啊!谁让你来的,老子睡的正香的干嘛来了”奥多将手里的短袖扔给了李凌“穿衣服,陪我”李凌拉下扔到头上的polo衫说,"这是的?""怎么可能,你以为我是你这么爱穿条纹短袖"奥多很自然的坐在距离不远的单人沙发上点起烟,“快穿衣服,我不爽的很今天”李凌抓起衣服穿了一半一听这话不乐意了“草!不爽你找别人去啊,总来欺负我算怎么回事,我这刚让秦岚折腾的休息不久你就来接着折腾我算是怎么回事啊!老子哪里长得像好欺负了”奥多拿起地上摊着的杂志缓慢翻起来“看出你劳累了,今儿陪我出去乐乐”穿好衣服的李凌抓起地上扔着的牛仔裤穿上,“哟,谁把你惹了,先说好我不喝酒,”奥多甩了李凌一眼转移话题“秦岚怎么不在,玩儿的真嗨,手套戴上,手腕上的淤青都露出来了”李凌站在镜子前抓弄这头发不咸不淡的说“啧,你问我我哪儿知道,他忙得那些事儿我没兴趣,起来一下,手套被你坐着了”奥多从屁股下摸出一双半长的黑色皮手套扔给李凌,旁边一堆衣服里翻出一件长款无袖马甲扔过去“穿这件”李凌很听话的穿上了,照照镜子“嗯,不错,可是还是感觉差点儿啥”奥多上下打量了一会也感觉缺点儿什么,发现了,扯下腰上的铁链上前挂在李凌脖子,“这样就好了”李凌又看看镜子,点头“嗯,好多了,不过你这链子又重了好多”奥多拉着李凌下了楼,经过门口抓了顶帽子扣在头上。

两人坐在吧台,李凌招呼恒过来咬了一杯牛奶喝波旁,恒很麻利的拿出给老板专用的杯子倒了满满一杯牛奶摆在李凌面前,奥多的波旁也上来了,恒很识相的闪到一边,不打扰老板和朋友聊天。

大厅的人慢慢多了,奥多一回头看到门口进来的两个人,立马抓着李凌去了昏暗角落的环形沙发,坐定李凌就叫喊“干嘛啊这是,我牛奶差点撒了”奥多面无表情的看着进来的杨乐和季乐天,没有回答。不多时换好制服的季乐天站在吧台后面,杨乐则坐在吧台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季乐天聊天。

李凌顺着奥多的视线看过去,好似明白了“来来来,咱今儿好好玩儿,别想不开心的事儿啊,晚上你就住我这儿吧”李凌招呼了几个美女过来和他们一起划拳聊天闹起来,成功被转移注意力的奥多只顾投入到眼前无聊却热闹的游戏,没有理会吧台那边两人。

李凌和奥多认识的年头不少了,也明白这人从来没节操这么一说,今儿心情不好估计是床伴干了什么让他不爽的事儿,但鉴于自己的行事,他从来不会对床伴说什么,也就因为这种漠不关心的冷淡态度,至今没有和谁长久过。因为以前在一起过,所以对奥多的感情有些复杂,像知己,像兄弟,像情人,像亲人,自己脆弱的时候奥多总是安慰他照顾她,奥多难受的时候虽然不说但也会陪着他,颇有些相濡以沫的感觉。

两人和周围的人一起喝喝闹闹说笑了一整晚,奥多没有注意到季乐天和杨乐什么时候离开,最后还是被李凌拖上了二楼,李凌很少喝酒,他讨厌酒,因为他深切的明白喝酒误事这种事情,血泪经验,他没有劝奥多少喝也是因为他知道奥多酒品不错,喝多了也只是安安静静的睡觉。

照顾奥多睡下,李凌也自己洗漱了钻进被窝,奥多感觉到有人立马搂住埋头继续睡。

李凌拿起奥多那条叮当作响的铁链,细细数过,挂了三十九件各种东西,有他房子的钥匙,有降魔杵,有银质十字架,有各式耳环手镯,也有军牌,有奥多自己的也有别人的,他看到自己送他的镂空酒杯的挂牌,拿起翻来覆去看了许久,边缘已经有严重的磨损,表面的颜色也蒙着厚厚的铁色,李凌心头一暖,笑了,放下铁链转身抱着奥多一起沉沉睡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