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相逢不如曾相识


经过一个多月的奔波劳累,杨乐此次的外地讲座总算过告一段落,离开了这次讲座的城市,踏上了回程的路。

说起一个月来的乐趣,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和奥多的相遇算是一个小惊喜。对于阅人无数的他来说,从不缺乏床伴和做爱的对象,然而那次偶然的抛锚无疑是上天给他发现新事物的机会。若说喜欢奥多,只怕杨乐自己都会笑出声来,一次只为了缓解下半身欲望的艳遇并不能在他丰富多彩的生活中划下多重的一笔,只是第一次被人踹下床对他来说是一次很丢脸的经历。除了劳累之时喝咖啡不由想起奥多给他的咖啡,略感遗憾,和少见的冷淡却不掩饰欲望的人带给他的新鲜感,其他并无太多感情。

回程的路上风景依旧单调,车窗外飞驰退后的荒凉的景色让杨乐感到无聊,在路过的加油站加满油才上路时间不长,阔别一个多月的小镇进入了视线,鬼使神差,杨乐决定在这里停车,目的不明确,也许是为了再来一次艳遇,也许是为了再找点儿惊喜。

车速很缓慢的路过奥多所在的汽修铺子,还能看见弯腰修理轿车发动机的奥多,心想,晚上再去酒吧勾搭他一回,作为辛苦劳累一个月的补偿。


时间:20:50

地点:324酒吧


来到上次见到奥多的酒吧,杨乐在酒吧晃了一圈发现自己来的有些早,人还不是很密集,走到吧台对站在吧台后的长相儒雅的服务员要了一杯加冰威士忌,一边喝一边打量站在离自己不远的认真擦拭酒杯的男人。杨乐越看越觉得这个男人顺眼,鬼迷心窍的想到,如果这个服务员愿意,他倒是很想与之发生一段纯洁的肉体关系。

这个服务员不是别人,正是和奥多一同生活的季乐天,因为奥多与酒吧老板是熟识,也就听了奥多的建议来这里当服务员。季乐天是个很安静的人,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让人很舒心很儒雅的气质,和杨乐的嚣张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类型,季乐天不知道的是,杨乐就被他的这种气质吸引想要和他开始点什么。

时间到了21:45,奥多拖着略显缓慢的步伐走进了酒吧,杨乐眼睛只看向服务员,没有发现,当他发现时,奥多已经和那个服务员聊起天。奥多下班后经常来这里,为了找人陪他睡觉,现在也为了顺便陪季乐天说话。

杨乐发现奥多来了之后,心头对那服务员的一丝企图也抛之脑后,瞅准了奥多刚要点烟的空隙,将点燃的火机凑了过去。奥多似乎已经习惯了别人忽然的打扰,眼神不变的缓缓转头看到略显眼熟的脸并没有多余的神色,定神看了看眼前杨乐眼睛内灼热的情欲,吐出一口烟,轻微的合了合双眼,得到默许的杨乐不再犹豫,起身要拖着奥多离开,奥多倒是不紧不慢的回头给季乐天挥了挥手,跟着杨乐走出酒吧。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季乐天半闭着的双眼下掩藏的是什么情绪。


时间:22:25

地点:小巷


奥多一路上对于杨乐时不时的骚扰没有露出一丝的不耐烦,得到默许的杨乐手下的动作也越发的放肆。两人翻滚着上了三楼,开始急切地除去对方身上的衣物。杨乐的急切是他一直以来的风格,奥多的急切是因为这一个月来只有季乐天做,后面有些饥渴。两人终于出去了所有衣物坦诚相见,奥多忽然想起上次,嘴角一勾问杨乐“这次要不要带套”杨乐听他提起那件事顿时有些恼羞,“带,这次一定带,一定要把你操到爬不起来”翻找出润滑剂和套子递给杨乐,杨乐抓起润滑剂将瓶口塞进奥多的后穴,奥多被突兀的冰凉液体刺激到,轻声叫出,起身拉过杨乐的脖颈亲吻上去,接受到邀请的杨乐更加不客气,一边在奥多的口腔攻城略地,一边开拓着肉穴,两人灼热的呼吸交融着,奥多看到杨乐闪烁的耳钉,伸出舌去舔,耳朵的敏感让杨乐颤抖了一下,抬头盯着奥多眼中闪动的情欲,低头狠狠的咬了奥多的下唇,缓缓舔吻着向下,顺着脸颊,脖颈,喉结,锁骨,咬上了挺立的乳尖,一边舔弄,另一手拉扯着另一边的乳环“啊啊···嗯··········”胸口强烈的刺激让奥多呻吟出声,快感夹杂着些微的疼痛,下身感觉到胀痛,自己伸手去抚摸,杨乐看见抚摸自己的奥多享受着快感,丝毫不掩饰的情欲,自己也有些忍受不了,开拓的差不多,熟练地撕开套子整根套进,把顶端捏走气泡,抵在蠕动的肉穴口,低哑的声音略带笑意“准备好了么”奥多眯着眼睛微喘“难道还等我放炮欢迎你么”杨乐一听这话就后悔了,早知道还问什么啊,费那么多话找不自在,一挺到底,奥多发出高亢的呻吟,剧烈起伏着胸膛。杨乐知道身下的人是个忠于本能的人,这次他学乖了,也不磨磨唧唧了,直接开始大开大合的动作,每次都整根抽出再全部顶入,剧烈的摩擦着肠道中的前列腺,奥多的皮肤渐渐渗出薄汗,张着嘴大口的喘息。房间中回荡着两人的喘息声和响亮的拍击声,两人翻来覆去各种姿势的做了三回,总算精疲力尽的双双趴着抽烟休息,也没有人发现季乐天已经回来了。

季乐天从看着两人离开就知道会看见这种情况,但当他真的看在眼里还是觉得有些难受。他知道奥多不是个会为谁守身的人,也知道他在情欲上没什么节操可言,如果自己愿意,三人一起怕也没有问题,但他就是难受了。翻来覆去很久季乐天才睡着,暂时抛却了这些烦恼。

早晨七点,季乐天醒来了,回过神来很自觉的在洗漱完毕后去给奥多准备早餐,上楼无视了抱着奥多睡得正香的杨乐,轻轻推醒了奥多。俩人很和谐的度过了早餐时间,奥夺走之前为季乐天煮好了咖啡,上前一吻,出门上班了杨乐醒来后没有看到怀里有人也不意外,洗漱完穿好衣服下了三楼,就在将要走下一楼的时候闻到咖啡的香味和背对他的人影,上前抱了满怀轻咬脖颈声音沙哑的问“怎么起来不叫我”季乐天很淡定的回答“我有叫你的必要么”杨乐听出声音不对,转过换里的人看清楚啊的叫出声“你,怎么在这里”季乐天冷笑看着杨乐说“你都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你认识我?”杨乐心头恨惊讶,昨晚还肖想了的人现在站在自己面前,情况似乎还有些尴尬,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季乐天倒是一副见惯了的样子边和咖啡边愣愣的说“奥多上班去了,如果你找他起码得中午,您要有事就去忙您的,如果你有要转告奥多的话,告诉我我替你转答”养了似乎明白了现在的情景,但还有一点想不通“你是奥多交往的对象么”季乐天面无表情的回答“曾经是”杨色图想到了什么,笑着说“这么说你现在并没有和他交往,你也没有交往对象,我说的对么”季乐天冷冷的看着杨乐似乎用表情回答那又怎么样,杨乐心头一动,坏笑着说“我觉得吧,你还是别和奥多混了,看他没心没肺的,当着你的面就和我走了,这以后还指不定会干出多伤你心的事儿呢”季乐天依旧没有回答,杨乐看作用不大准备继续添柴“你想啊,这以后奥多每次带别人来,你都眼睁睁的看着他和别人走,第二天还要和人家大眼瞪小眼的,你不是给自己添堵么”季乐天垂着眼眸,也许是听进去了“你都和他住在一起了,他还出去勾搭别人,你就没想过为什么?”杨乐看季乐天还是沉默着不说话,决定再加强一下刺激“我给你出个主意吧”季乐天终于抬眼看向他,“要不你和我假装交往,看看奥多是什么反应”季乐天疑惑的问“假装?我和你么,对我有什么好处”杨乐奸笑“好处当然有啊,可以看清你对于奥多是什么样的存在,你也可以借此机会反省自己,最重要的是,我会对你比真正的情侣还要好,横竖你都不亏,还能体验一下被爱的感觉,怎么样,认真考虑下”杨乐说完就看着开始认真思考的季乐天,心中暗爽,虽然有些对不起奥多,但一想起奥多当着人家面就和自己走估计也是真的不怎么在乎这人,让自己捡个漏也是奥多自作自受,随即畅快了。

季乐天还在思索杨乐给的建议,杨乐也不着急,在厨房转悠一圈,自来熟的找了被子倒了咖啡,坐到沙发享受去了。咖啡见底,季乐天的回答也想好了。

“我可以和你假装情侣,但是主动权要在我手里,我要结束那就是结束,你也不准缠着我”季乐天郑重其事的看着杨乐,养了听完心里笑道,主动权什么的我才不在乎,只要能拐到你其他都无所谓,"好啊,听你的"若无其事的回答完自己打起了小九九。

要说杨乐为什么忽然对季乐天感兴趣,这他自己也说不大清楚,前晚酒吧里给他的是新鲜感,人总是喜欢追求那些和自己有巨大反差的人事物,可以说是互补心理,而早晨这些时间,杨乐清楚的看到了季乐天眼中的落寞与失望,明明自己难受还要假装不在乎,这种自虐的行为让杨乐很感兴趣,他很期待季乐天的脸上出现对奥多的绝望,想看到季乐天脸上的情绪不再平淡,他也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为季乐天在乎的人,也会为自己难过失落。至于他将会为季乐天投入多少感情,杨乐暂时还不打算计划,他现在对即将出现在季乐天脸上的表情很是期待,忽然,杨乐略扭曲的心升起一丝丝的愧疚,但这愧疚很快被他动机不纯的目的冲散了。


评论